后源,一张纯美的“名片”

2020-01-16 09:29:30 来源: 大武夷新闻网 作者:邹全荣 文/摄

武夷山市的前身是崇安县。过去崇安县城的人,总喜欢把地处县东北面的两个乡吴屯和岚谷,合称为“北路”。北路的叫法由来已久,但在那时,县城里的人一听说某人是从“北路”来的,就会生发出些许蔑视感,为什么呢?“北路”穷啊!一个地方穷了,从那个地方走出来的人也被人看不起。“我是北路人”这种乡愁情结,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在“北路”人的心田里,是抹不掉的。好在“北路”有不少古村落保存尚好,这几年乡村旅游在“北路”悄然兴起,吸引了不少外地游人前往观光休闲。扣在“北路”头上穷的帽子,已经掀去了。

要说“北路”的乡村旅游渐热起来,都是留住了古村落的原生态。后源村是“北路”众多村落中风景最清秀的,它是一张纯美的名片。后源古村落得益于背靠大王山。大王山是武夷山市东面与浦城县接壤的最高峰,它护卫着吴屯、岚谷、上梅这一带大大小小数十个古村落。“北路”的后源、麻坜、倪坜,就是大王峰养大的村居。大王山梦麓下高低参差的山头,造就了许许多多的坜坜坳坳,托举起“北路”乡村的人居环境,青瓦泥墙木构老厝,布列于梯田脚下,村与村之间通过蜿蜒的石阶,链接起前村后屯男女老少的脚步,闭塞的山乡生活,一直坚守着纯美的农耕文化。

应当客观地说,“北路”乡村在我的印象中都不错。但比较一下,更吸引我的,是后源。后源村我去了两次。起初几位文友携我驾着车,沿东溪入吴屯溪,缘溪东往北行,过东山寺,越数道坡,车子在绿意葱茏的山间小路上不停地穿梭。弯来拐去,跟着蓝天飘逸的白云,翻过一座座山头,宛若坐飞机进入高空爬升的感觉油然而生,我们透过车窗俯瞰山脚下,一幅纯美的秋色画卷,熨帖于一个叫后源的村庄上。

因为触及到沉淀在后源村子里的传统农耕文化,对它的人文历史,感受较深。在我的感觉中,后源,就是一张递给外界的纯美名片。后源村位于海拔600多米的大山之麓,村落像残缺的一道弧,村落弯拱成条形的黛青色带,伏贴于田垅与竹林树木之间。整个村子坐东北而朝西南,风水走向适合这里的四季气候变化。

在后源这张纯美的名片上,究竟还能读到哪些闪动着美丽的信息呢?

接近后源村,数棵百年的老山梨树,就伫立在村落水口处,结了许多果,没人去采摘,自己掉下来,满地都是。拣几个吃了,酸中有甜,很原生态的老山梨味道。社庙俯帖于本土一隅,香台上的土地爷,谦逊地坚守在村口大道旁,仿佛恭迎我们入村。我们踏着平仄有序的石板路,站在村口的一个制高点上眺望,后源古村落的苍劲面容,进入了我们的视野:嗬,历尽人间沧桑的后源,满园秋色给了我们质朴的安慰!柴门面对着青山,炊烟缠绕着乡愁的景致,青山,绿竹,梯田,沟渠,老厝,小桥,山道,水口,篱蔓,晒架,枫林,古樟,构成了后源纯美的名片元素。

说后源纯美,是因为后源守住了传统二字。村落中没有高大的水泥建筑,村落中的社庙、石头路、石板桥、路亭、沟渠、水井、导水枧、路巷、古厝、碓坊、风水树这些传统元素,依然在此存活,稻作文明永远跟随着二十四节气,活跃于后源古村落的田园上。因此后源如画。听得竹韵,又听松风。鸡犬相闻,蝉声震林。大自然天籁和鸣,在后源处处都感受得到。山涧有泉水奔泻,后源人以竹枧引之,流泉沿着竹枧喧泻出清新的情调。春天,后源农人背着犁,牵着牛,挑着秧,只得跟着云走,秧莳好了。夏季耘田劈埂除草灭虫的忙碌又来了。秋收了,又得担着从云端梯田收割来的稻谷,沿着崎岖陡峭的山岭往下挑,把季节的丰实藏进柴门砖瓦泥墙筑成的老厝。从梯田里收获的稻谷,金黄,饱满,有血汗一样的厚重感。后源人的日子就是靠那些高山上的梯田撑腰的,岁月就是那些从梯田里收获来的金黄稻谷喂养的。后源的男人把汗水变成粮食,把粮食变成钱,把钱变成媳妇。

后源田高水好,稻米纯香,很养人。土生土长的十八九岁的村姑,是后源水土养育的,绝对的纯美。媳妇虽说是从外地娶来的,经过后源的水土驯服,也如这方水土上的其他村妇一样,娇嫩不失康丽,结实得如同能承载层层梯田的大山。吃这方水土上产出的稻谷大米的女子,享受着后源云岚抚养着的女子,肌肤得清水之润,肥嫩,康健,秀丽,用不着任何一种美容饰品来粉饰。饱满结实的“北路”大米,让后源女人气血充盈,丰乳肥臀。老人们说,外地女子一嫁到后源,就收回了往山外眺望的眼光,坚守着老厝里男人们耕耘四周梯田的信念。

后源之纯美,是因为它的大块秋色,被层层梯田拉抻起来,延展到岭头云根。梯田有的如金黄丝带,有的如一弯眉毛,有的如半块馒头,有的似三角犁头,层层叠叠,抬升了村落的脚步,把稻花香里说丰年的诗意,传向寥廓秋宇。挎上相机,沿着月牙儿似的田丘子,一层层地跟着田间小道往山顶绕。水是从梯田顶部依次引流来的。大山深处亦多泉,淙淙泉水,溢满沟涧,汇成小溪。村民巧用竹木刳成槽枧,接起长长的导流渠,先是流入最高层的梯田,上丘满了灌下丘,下丘满了引进村中,进入碓房和巷子旁边的水沟。

源源不断的泉水,让高挂于天底下的梯田有了活力。

梯田有了充足之水,养稻花鱼就有了保障。稻花鱼是“北路”一带乡村特有的名优特产。后源村民利用澄净的高山泉水来喂养稻花鱼,已有悠久历史。栽培于梯田的水稻,立秋后正值稻花盛开,此时养在稻田里的鱼,也正处于成长期。掉落的稻花成了田鲤最好的食料。田鲤吃足了一个季节的稻花,肥胖鲜嫩。中秋过后,稻子成熟金黄了,田埂豆饱满了,芋奶也膨鼓了,村民开镰收割秋稻了,首先要把稻花鱼捞起来,拣出适合的食之,余下的稻花鱼,继续蓄在鱼塘里,留着节庆日或举办家宴用。至于后源村民是如何精制巧食稻花鱼的,那是值得用许多优美的文字去描述的,在此,我就不赘述了。

后源人食稻花鱼,总把它当一回事。村中一祝姓人家,女孩子长年在外打工。过春节是要回来的,吃稻花鱼时节,她们也要回家来的。祝家一位染了彩色头发的女儿回来了,是带着刚交上的男友回家吃稻花鱼的。祝家这位女子打扮时尚,在她身上,找不到丁点后源的乡土气息。她给老父亲领来了开宝马车的外地女婿的同时,始终还惦记着稻花鱼情结。祝家老人为女儿回家,像过年一样,早就备好了这桌丰盛的稻花鱼家宴。

在后源纯美的底色上,“网龙棋牌省首批传统古村落”这十个字熠熠生辉。也有村民说,后源山高路远,穷啊,所以造不起水泥大厝,我们几代人只能将就着过山里人的日子。这让我想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创意产业评审专家贾斯汀在武夷山考察古村落时,曾对我说过的一句话:“贫穷保护了文化。”是的,后源自然条件远远比不上南面的几个古村落。后源看似贫穷,但是,后源村人能以山里贫贱不移的守土信念,保住了庇护他们数代人的古厝老宅,留住了养育一代代人的绿水青山,其实,这正是他们保住了金山银山。现在的后源,游人慕名而来,一批批来寻美的人,许多摄影师和许多作家,都不约而同地发现了它的纯美。旅游经济因此有了萌发,富裕的日子,离后源人不远了。

[责任编辑:陈雨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