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仙”武夷山

2019-10-30 10:05:55 来源: 大武夷新闻网 作者:邹全荣

武夷山以茶出名。其中“水仙”更是受众人喜爱。此茶只缘石上仙气浸染,造化成为茶中之仙罢了。水仙茶,为洞天“仙府”里的道士,提供佳茗。这等“摘茶献仙”的好事,早在五代十国时徐夤就做过了。徐夤留诗为证:“武夷春暖月初圆,采摘新芽献地仙。”谁是“地仙”呢?葛洪所著的《抱朴子·内篇·论仙》中说:“按《仙经》云:上士举形升虚,谓之天仙。中士游于名山,谓之地仙。下士先死后蜕,谓之尸解仙。”通俗点说,新采制来的武夷岩茶,应当先送给“地仙”品尝,而真正享用到它的,正是山中的“地仙”这帮人。

天下神仙之多,不同地域传有不同神仙。武夷山是中国道教名山,以升真元化第十六洞天享誉于世,仙道活跃。武夷山有处名为“换骨岩”的地方,凡是学仙者,当于“天台注名,武夷换骨”,说是修炼的道士要在这脱胎换骨后才能羽化登仙。因此,武夷山成为修行入道的重要气场。被后人喻为“茶仙”的清康熙年间崇安县令陆廷灿,在他的《游武夷山》一诗中,就明确肯定了“指点仙踪随处是”,足见武夷山是诸仙神游过的地方。最有戏剧性的仙人实景演出,是“幔亭招宴”。魏王子骞等十三仙人,觉得凡间不错,于是下凡来到崇阳溪畔的乡间,与乡人同饮。众仙合诵幔亭招宴主题曲《人间可哀之曲》:“天上人间兮会合疏稀。日落西山兮夕鸟归飞。百年一饷兮志与愿违。天宫咫尺兮恨不相随。”淡淡忧伤,飞入高天蜃楼中,留下了仙凡同乐的向往。

至今,望仙铺、葛仙、会仙里,通仙庵、仙凡界、仙店、降仙庵等等,这些遗存在武夷山境内的地名和仙踪遗存,还流传着仙气妖娆的故事。

而神仙多聚武夷,与碧水丹山的奇秀崔嵬有关。武夷山在东南一隅,山水之灵让仙气越过千山万水,传入西汉王朝,连深宫中的汉武帝也知道了。宋人陈梦庚留有《汉祀坛》一诗,证实当年汉武帝那场求仙过后的结局:“苔老坛荒扫不开,汉皇多欲岂仙才。乘龙人去真图失,万里空劳一使来。”两千多年过去了,汉祀坛祭祀武夷君的仪式早已灰飞烟灭,但幔亭峰半腰的那座汉祀坛遗址,还留存着。

相信巫术鬼神的汉武帝,得知东南之丘的武夷山,有一位道法仙术与统领威望极高的武夷君。专门派使臣来到武夷山祀武夷君,用的祭礼是“干鱼”,这种“干鱼”取自闽越山川中极富灵性的鱼,用它来祭祀武夷君,是最有感应力的。汉武帝派使臣祀武夷君,除了他个人对道仙之术的崇拜外,更高的政治远见是为了安邦定国。他深知地处东南一隅的闽越,已是旌旗猎猎,号角声声,武夷山是否能拥入他的皇天厚土中,汉武帝是权衡过的,与其说是用高规格礼仪来祭祀武夷君,倒不如说是来个先礼后兵的准备。

史官司马迁把这件事写入了《史记》的《封禅书》中,留下了“祠武夷君用干鱼”的记载。武夷君作为一方山水的最高神灵,一直植根于当地民众的信仰崇拜中,以“武夷境主”命名的社、庙,仍然完好地遗存在乡村里,供祀武夷君的香火更是从未消停。

一路仙来的必经之路,是闽赣之交的分水关隘。位于分水关隘南麓的古道旁,有座朝仙庵,顾名思义,朝着仙人指引的方向,向闽北前行,于是一路大安。闽赣古道上,一路仙来,十分热闹。还是先说一说我们从武夷山各乡坊见到的万寿宫。万寿宫里供奉的许九郎,是江右(今江西)人许真君,原名许逊,东晋时任过湖北旌阳(今枝江)县令,又称“许旌阳”。传说这位许县令不仅胆大敢水中斩杀蛟龙,还会用符水治疗疫疾,他曾越过分水关,来到闽地收妖除怪。江右民众无不敬畏,成为江右商人崇拜的偶像,把许逊塑造为忠义仁爱的化身。许真君的神仙形象,踞于万寿宫的主殿,成为江西商人背井离乡寻求平安护佑和精神慰藉的依托,哪里有江西会馆,哪里就有万寿宫;哪里有万寿宫,哪里就有许真君。

一路仙来者,与地理环境相同有缘。同处丹霞地貌碧水丹山的三清山、龙虎山,都是仙人辈出的地方。三清山道教文化开始于晋代葛洪,葛洪在三清山拥有特殊地位。据史书记载,东晋升平年间(357-361年),炼丹术士、著名医学家葛洪与李尚书上三清山结炉炼丹,著书立说,宣扬道教教义,鼓吹“人能成仙”,至今山上还留有葛洪所掘的丹井和炼丹炉的遗迹。玉清、上清、太清这“三清大帝”,无不引得信众顶礼膜拜。九天应元府的雷神爷,被奉为普化天尊,人们把对自然神的敬畏,升格为农耕崇拜的神仙。龙虎山则因为东汉中叶,道教创始人张道陵曾在此炼丹修道,旁有青龙白虎护卫。神丹炼成,名“龙虎大丹”,山亦改名为龙虎山,成为“仙灵都会”和“百神受职之所”。大上清宫在上清镇东陲,距嗣汉天师府约一公里。古代这里称为仙源乡“招宾里”。与此相对应的武夷山,大王峰东北面的幔亭峰上,刻有“幔亭”二字,汉时,十三仙人在此举行“幔亭招宴”,展示仙凡共处,天下大和。后来就有了“会仙里”之地名。仙人也向往热闹,酬宾、招宴、会仙,都是真实社会活动的写照。也是不忘入世的情怀。“招宾里”与“会仙里”,多么亲切的地名。

从闽赣古道一路仙来的驻足地是葛仙村。村北有翠峦道院,供的是葛洪。葛洪聪敏好学,精通经史百家学说,尤其以儒学知名。葛洪不仅习仙道,还“兼综炼医术”,葛洪最重要的著作是《抱朴子》。东晋升平年间,葛洪与李尚书在三清山结炉炼丹,为三清山的“开山始祖”。葛洪在《抱朴子·内篇》中,强调欲求仙者,要当以忠孝和顺仁信为本;主张神仙养生为内,儒术应世为外;主张文章应德行并重,立言当有助于教化。葛洪以仙术布医道,沿着闽赣古道,一路仙来,武夷山民间留住了葛仙翁。所以,才有葛仙村的地名。

一路仙来武夷山,看中了就留下不走。吸引这些仙家的绝胜处,是桃源洞和止止庵。会稽女冠孔氏、庄氏、叶氏(后人称三皇元君)结伴来武夷修炼,后皆结茅于桃源洞,并开发成一方避世隐居的乐土,桃树成林。宋儒陈石堂、高士吴正理也曾居此炼养著述。道教南宗五祖白玉蟾真人,是个狂道士,他隐于止止庵。狂到什么程度呢,他扬言“手把武夷提得起”,试想想,武夷山三十六峰,九十九岩,若给安上抓手,白玉蟾就能提起来,何等的狂妄!仙来武夷不走了,也拒绝外人打扰了,桃源洞山门有联可证“喜无樵子来观弈,怕有渔郎来问津。”仙在武夷,图的是这方山水的清幽宁静。

一路仙来者,其中不乏有家国情怀的志士仁人,比如陆游。陆游解甲归田后,南宋朝廷只给他一个闲职安置,派他到武夷山冲佑观当祠官,这是与武夷君最亲密接触的地方。陆游虽对戎马倥偬的岁月不忘怀,但他对武夷君更是心仪。“少读《封禅书》,始知武夷君。”陆游小时候就知道了武夷君,真正能在武夷君身边坐看闲逸的白云的时光,是他担任冲佑观的提举。在这段时光里,陆放翁心情愉悦之际,对大自然的静谧之美,由衷地发出肺腑之言:“我老正须闲处看,白云一半肯分无?”陆游想要分享这悠闲白云的超然之美,松间明月、花下清泉,这些景致,怎不让诗翁心驰神往!

[责任编辑:陈雨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