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皇帝 与武夷茶

2019-09-27 09:48:37 来源: 大武夷新闻网 作者:吴斌

清代王应奎《柳南随笔》中曾记载康熙皇帝与茶的一件趣事。说的是太湖东畔吴县的碧螺峰上,生长有郁郁葱葱的野茶树,每年春天,老百姓都会前往采摘这些野茶,加以炒制饮用。此茶的特点是香气特别浓郁,当地人用吴侬软语特有的修辞方式,称其为“吓煞人香”,意思就是香到吓人了。有个叫朱元正的制茶人精于制作“吓煞人香”,成为好茶者们争相追逐采购的目标。

康熙皇帝南巡时,江苏巡抚宋荦负责迎接。宋荦深知康熙不喜欢铺张,眼下又正好是仲春时节,便让属下赶紧去朱元正家,买一些今年头春的“吓煞人香”茶。康熙来到吴县太湖之际,宋荦进献了“吓煞人香”茶,茶一泡出,香气袭人,康熙品后觉得此茶香浓味清,鲜爽生津,于是便问是什么茶?宋荦奏道,此乃当地土产野茶,产于洞庭东山碧螺峰,百姓们俗称为“吓煞人香”。

康熙笑着说:“茶是佳品,但名称却登不了大雅之堂。朕以为,此茶既出自碧螺峰,茶的形状又卷曲似螺,就叫‘碧螺春’吧。”由此,吴县的“吓煞人香”茶,有了“碧螺春”的雅名。

康熙皇帝为碧螺春茶取名的故事脍炙人口,那么爱茶如此的康熙皇帝,与武夷茶有些什么渊源呢?曾经在康熙年间担任过崇安(现武夷山市)县令的陆廷灿编撰了著名的《续茶经》,他在《续茶经》的序中写道:

余性嗜茶,承乏崇安,适系武夷产茶之地。值制府满公,郑重进献,究悉源流,每以茶事下询,查阅诸书,于武夷之外,每多见闻,因思采集为《续茶经》之举。

注意这段语言中的“值制府满公,郑重进献”,这里的“制府满公”指的是何许人呢?清朝时的“制府”即为巡抚、总督的简称,因此陆廷灿说的“制府满公”指的就是当时任闽浙总督的爱新觉罗·瞒保。

爱新觉罗·瞒保虽然有着皇族血统,但他还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学习,于康熙三十三年(1694)考中进士,名正言顺地步入仕途。康熙六十年(1721),台湾朱一贵起义,由于清政府在台湾的地方官员过于腐败,起义军迅速占领了台湾全境。瞒保在朝廷还没来得及调动一兵一卒的情况下,仅靠当时闽浙的地方军力,渡海平叛,七日即荡平“贼寇”,受到康熙皇帝的嘉奖,加兵部尚书衔,赐一品封赠,是一位名副其实的一品封疆大吏。

如此的封疆大吏,是怎样看待武夷茶的呢?陆廷灿在《续茶经》的序中说得很明白:“制府满公,郑重进献,究悉源流,每以茶事下询。”注意了,是“郑重进献”,也就是说闽浙总督瞒保是十分郑重地将武夷茶作为闽浙地区出类拔萃的土特产,进贡给康熙皇帝的。为什么又要“究悉源流,每以茶事下询”呢?除了说明瞒保平易近人、不耻下问外,还说明了瞒保进贡的武夷茶,得到了康熙皇帝的肯定。推测过去,康熙与瞒保就武夷茶进行过深入的交流、讨论,因此回过头来,瞒保会“究悉源流,每以茶事”向身为崇安县令的陆廷灿询问了。因此说,陆廷灿《续茶经》序中的这段文字,无可辩驳地说明了在康熙年间,武夷茶进贡给皇庭并受到康熙皇帝肯定的事实。

这就是康熙皇帝与武夷茶的渊源,但这只是其中之一,只要认真地研究一下康熙年间的茶文化资料,你会发现康熙皇帝与武夷茶还有着许多这样的美好渊源。

[责任编辑:陈雨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