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锡俗”

2019-09-25 11:09:25 来源: 大武夷新闻网 作者:邹全荣

锡器在民间的运用十分广泛,已经形成了习俗。民间女儿定婚待嫁,父母就要为其准备传统的陪嫁品:锡器。这已经成了武夷山民间历史悠久的“锡俗”。嫁妆锡器必备的“三大件”是:锡烛台、锡酒壶、锡糖罐。有的娘家还另附加了一些小件锡器作嫁妆。如锡花瓶、锡果盘、锡茶叶罐等。这些以锡为主要金属原料加工而成的锡器,都是手工打造出来的,工艺之精美,凝聚了锡匠的手艺功底,有很丰富的美学价值、民间礼仪价值。传统的手工艺在工业化生产中被排斥,渐渐淡出民间视野,人们对这些锡器,因而更有一种“非遗”情结,在激发我们的保护意识。武夷山文化部门在调查收集保护民间非物质文化遗产时,我们就已经把民间锡器制作工艺和相关的人文习俗,进行了系统的挖掘与整理,使之成为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民间得以传承与保护。

在武夷山民间有这样的习俗:凡女儿出嫁时,娘家给予女儿的嫁妆是要“阳光操作”的,把娘家陪嫁的贵重嫁妆全部“晒”出来,展示给路人目睹,这样娘家人才显得体面。那些新打造的锡器,贴上大红纸剪成的双喜字之后,特别引人注目。锡烛台、锡酒壶、锡糖罐是武夷山民间随处可见的锡器嫁妆。新婚之夜,洞房是要燃点花烛的。花烛也叫红烛。红烛是新郎母亲的嫡亲兄弟(娘舅)为新婚之夜的外甥送的;而用来安插娘舅所送红烛的烛台,则必须由新娘的父母提前准备。这对象征幸福爱情之光的红烛,插在新婚洞房里的崭新烛台上,彻夜燃烧着爱意融融的合卺之欢。锡酒壶呢,更是文化味十足。女儿出嫁之前夜,男方就要派长辈和伴娘数人,提上灯盏(必须一路点燃中途不能灭)和酒壶(这把酒壶必须是男方母亲做新娘时陪嫁的),带上公鸡、猪蹄膀、香烟、糖果、小红礼包,前往女方家“接火”。女方父母送锡酒壶给女婿,其实是寄托着一种愿望,那就是希望女儿结婚后能早生贵子,完成两家长辈寄予他们新婚夫妇的生育期望。因此,锡酒壶在传统锡嫁妆中是必不可少的。至于锡罐,就是女方母亲用于盛糖果之类给女儿的,其意思是暗示女儿要懂得过日子,坛坛罐罐不能空,罐满糖,糖满罐,日子长年甜蜜殷实。

锡器嫁妆的打造,也很有民俗味。它包括择日、讨口彩、付赏钱等礼仪内涵的程序。凡要打造女儿嫁妆锡器的,开工之日的首餐,东家要煮荷包蛋一碗给锡匠吃;完工之日,东家要用红纸包上谢礼给锡匠,作为赏钱。这类做法,除表示对手艺人锡匠的尊重外,还表达了娘家对女儿即将出嫁的一种喜悦之情。锡匠被女方娘家请去打造锡器时,为求吉利,须择吉日请锡匠开炉。一般选闰月或立秋后月份的三六九日。锡匠前往女方父母家打造锡器的第一餐,女方娘家必须煮一碗压着荷包蛋的面条独自给锡匠享用,以示敬重锡匠成人之美的匠心。锡匠打造每一件锡器即将完工时,主人要向街坊邻居讨口彩。比如说:“做娘的真大方,为女儿添财又添福啦,将来一定能抱上胖外孙啦”之类的话语。

锡器是由工匠一个小部件一个小部件地打制的,在整合锡器全部部件时,此时锡匠最忌旁人恶言恶语。一把把锡酒壶,一只只布满着新底纹图案的糖果锡罐,还有那装饰部件精美的锡烛台,在透射着锡匠们智慧的同时,更闪射着传统民间手工制作久远的历史光彩。

希望传递着婚俗、礼俗文化的锡器工艺,能在民间一代代地传承与绽放。

[责任编辑:陈雨薇]